bbbboy.

【大丈夫】DA/太和

「Lost Paradise」:

太一是我心中的大丈夫←也有这个意味


没时间改了赶着锻刀呢【喂


大丈夫


 


 


   然后安静了。


   玻璃碎片躺在地上,泛光。浅褐色液体流不出多少距离,就地画圆般地停下来。震耳欲聋的音乐,鬼魅狂狷的人群,小舞台上奋力唱着歌的电子乐队……司空见惯的酒吧场景也并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而有所改变,甚至,这一圈人之外都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


   ‘搞什么鬼啊’他听到有人在这么说。手指似乎还留有之前握着酒杯的触感,即使现在它已经四分五裂。眼睛看得不算清楚,刘海遮住了大半视线,有个他的什么朋友总是劝他修剪一下……他轻轻晃了晃脑袋,周围围着些什么人还是看不清楚。


   “请让一让……”


    很快地,酒吧内的工作人员就拿着打扫工具过来了。围着的一小圈自行散开了去,不知被谁撞了一下,他也从原先站着的位置朝后退了几步,腰抵上了吧台边安放的独凳。似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酒醉之后意识不清才将酒杯摔到地上去的,也准备离开。


   “不准——”


    他说出了声。声带沙哑。


能够清楚感觉到的是,他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并且说话间带着令自己都感到恶心的酒气。


“那家伙……不准说……嗝……那家伙的坏话……”


 


 


   


 


   “哦?哦哦阿和——喂你——”


开门的人才刚露出惊讶的眼神,就被他扑了个满怀。上半身进了屋,腿还在门外。


整个脸恰好被对方的肩膀挡了个严实,连气都喘不过来。他挣扎着想抬头,八神手忙脚乱地把他又按了回去。


   “你喝醉了吗?”


这么问的人微微嗅了嗅,发出‘噫’的一声之后接着说,“好难闻。”


他也没力气去嘲讽八神对于他的嫌弃,头重得抬不起来,连话都不想说。大半夜的,门口嗖嗖透着风,八神一个接一个打着喷嚏,将他的整个身体朝上提了提之后拖着他准备进屋。


“太一——”他含糊不清地叫八神的名字。


“恩?”八神一心两用,“你是不是长胖了啊阿和?我说,你也稍微动一动吧?别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了……”


听起来是抱怨没错,但八神的语气里更多是带着笑意的无奈。他吸了吸鼻子,一把推开八神,脚站不稳,一屁股就坐地上去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喜欢你?”


    八神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愕当中,对于他直接摔地上没有叫痛,反而一本正经红着眼问他这个问题而有所震惊。


   “在说什么啊……”


   不过很快八神就恢复了过来,弯腰想把他往屋里拖。咧着嘴,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嫌麻烦。


   “因为我们不是老吵架吗?”


    说起来前几天好像还因为什么事吵了一架。


   “啊……说起来是这么回事。阿和,左脚抬起来一些。”


   他浑身都使不上力,靠在玄关边的墙壁上,吐着酒气。八神蹲在他前面,有一只拖鞋背面朝上地倒在一边,可能是刚才措手不及扶他的时候造成的。现在正在替他脱鞋,喘着气。


   “好了,站得起来吗?”


   他没动。


   八神耷拉着眉毛,像家长面对自己调皮的孩子那样露出无奈的笑颜来,随后伸开双手,卡在他腋下,将他整个人朝上提。


    两人一路磕磕绊绊地往里走,其间八神似乎撞上了茶几角,疼得直呼气,好容易走到了沙发边。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八神把他小心地放在沙发上准备走,他噌地起身坐了起来,一把把人拽了过来,不依不恼,两个手掌抵在八神脸侧,额头也靠上去,“是不是?”


八神眼睛瞪得很大,脸颊的肉被挤得堆起来,看起来很好笑。很快的,他的手腕就被扣住,手被好好地放回了自己身侧。


八神稍微坐远了些,朝他眨了眨眼。


“啊?哦,你说刚才那个啊。你喝醉了哦阿和,现在还是乖乖睡觉比较好。”


又像个家长一样。


他也实在没有气力再折腾,顺从地躺了下去。没多久八神从卧室里抱了床被子过来,丢在他身上。


“才洗了的。”


他费力地半睁着眼睛,八神转身准备离开的动作看得特别清楚。


“我其实不讨厌你。”


他这么说着,并且好像还有些没能够说出来的话正蓄势待发着。但是他实在撑不住了。晃晃悠悠的视线里有一个静止不动的身影,他想那肯定是八神太一。


“我……”


然后整个视线完完全全地黑了下去。


 


 


“对,他在我这里……你要来接他吗?”


被抢走手机的人一脸不乐意地看着他,头发乱得像鸡窝,“起来了啊?”


他看了一眼通话记录,“在和阿岳打电话?”


“对啊,”八神起身,伸一个懒腰,倒了一杯水给他,“酒已经醒了吗?”


“差不多了。”


他接过来一口喝完,还是觉得口干,就又倒了一杯。


“你们说了什么?”


八神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嘴里叼着牙刷,说话含糊不清,“阿岳很担心你,我让他来接你回家。”


他把水杯放在茶几上,内心里涌上一股奇妙的感觉。就仿佛你在艳阳天前往海边,却在中途遇上了大雨。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心情。


“不用。”


“为什么啊?”


八神从浴室里走出来,乱糟糟的头发已经收拾好了。绕过他走进卧室,拿了衣裤出来。


“反正就是不用。”


他将视线别开,好不至于看到八神整个脱衣服的过程。那人很快换好了衣服,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表情认真地看他。


每当他的朋友,八神太一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得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了。


“……那家伙……”但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将头侧向一边,胡诌,“很忙的,截稿日要到了什么的。”


“哦?是吗?”


八神看起来对此并不过分在意,一边点头一边朝玄关走。


他莫名觉得很挫败,但还是问了一句,“你要出去?”


“恩,稍微有些私事。”八神站在门口,“如果你要回家的话,记得帮我锁好门。”


门关上了。


他站在客厅中央有些无所适从。


这并非一个全然陌生的房间,只是现在变得不那么亲切了。


冷不丁地打了个呵欠,他发觉自己或许有些睡眠不足。走到沙发跟前时他望了眼那个或许因为拉严了窗帘而有些黑魆魆的房间,无法自控地走了过去。


是八神的房间。


被子很随意地铺着,深色。窗帘会被微微开着的窗户送进来的风轻轻吹起来。床头放着闹钟和照片,不记得哪一年的,他们两人的照片。


仿佛受到了蛊惑般,他心跳加速地躺在了那张床上。一种不可言说的酥麻感从脚底传至心坎。


只是八神的味道。他轻轻嗅了嗅。竟异常容易的入眠了。


他和八神吵架了。虽然这是常事,但这一次的缘由又是什么呢?他在回想。


‘这也无所谓那也无所谓,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你有所谓的事情了吧?’


对了,他对着八神这么说了。


那个平日悠哉惯了的人,在原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之后,面对他的安慰时,不知是为了反过来安慰他,还是真的无所谓地,笑着给了他‘我没关系’这样的回答。


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踩着他人往上爬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被人从背后阴了之后竟还能够这么笑着,也不知为何他就气急了。


这本是与他毫无关系的事情。即使他再气愤,这份情感也不会传达到八神那里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更不会有所改变。明明分外清楚这一点,却还是怒不可遏地和八神吵架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阿和?”


八神表情淡然地问了他这么一句。


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能够令你在意的吗?


他很想这么问。


并且他觉得,那份怒气值,看起来不像是为八神打抱不平,而更类似于一种借题发挥。


他在气什么呢?不过是在气自己在八神心中也是‘无所谓’的存在罢了。


“阿和。”


他渐渐醒了过来。


八神倚在房间门口,从客厅里透过来的光将他深浅不一地照亮。


“你要吃点什么吗?”


 


 


 留下来的理由他也不清楚。明明沙发睡着也一点都不舒服。但八神一定又是无所谓的态度。这个房子貌似是他想来就可以来,想走就可以走的地方。简直就像——


“早餐在桌上哦。”八神给了指了指他躺着的沙发背后的餐桌,“我去上班了。”


“路上小——”


就像是他原本就住在这里一样。


“……心……”


八神大概没有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他本人都更加宁愿自己没有说出这句话。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联系到刚才所想,简直就像妻子对自己即将出门工作的丈夫说的话一样。


他烦躁地翻身起来,桌上摆着的蛋包饭还冒着热气。


好笑又无奈。


谁大清早地吃蛋包饭啊——


他坐在桌边,一口一口地吃起来。


八神回来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他正准备回家。


留在这里实在是毫无意义,他不想令自己看起来那么厚脸皮。


“要出门吗?”


他穿鞋的时候八神回来了,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还放在门把上。


“啊,”他别扭地点点头,本想鞠个躬又觉得太见外,硬生生地收了回来,“这两天,打扰了。”


八神走进来,非常自然地把门带上了。


“听说前天你大闹了一场?”


他给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八神一边扯着领带,一边笑着说,“在酒吧里摔了杯子,还对着别人大喊‘不准说那家伙的坏话’了吧?”


他脸一红,“你怎么知道?”


“上班的时候听同事说了。”


果然又是这种风淡云轻的语气。


“那些家伙……”他冷言冷语,“就是你的同事吗?”


“对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他们在背地里说你的坏话吧?”


“啊?”八神的表情终于有所凝固,但转瞬间又化开了去,摸着后脑勺一边笑着一边说,“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他狠狠咽一口气下去,绕过挡在门口的八神,打开门,“我不想和你再因为这个吵架了。”


如果不是那天喝醉酒的话,现在他们还在冷战期。


八神是什么表情他没去看,只知道自己的手被拽住了。跟着一起出门来的八神只是走到他身边,说了一句‘跟我去个地方’。


而他居然就跟着去了。


 


 


傍晚十分这一条街的酒吧和居酒屋都还在筹备期间,除了急匆匆赶回家的上班族和学生之外并没有前来消遣的顾客。


他一直跟在八神身边,或许说身后来得更妥当些。八神没有说话,背挺得很直。记忆里他几乎想不起来这般模样的八神何时见过。


“到了。”


他们在某一家酒吧前停下来,八神又朝前走了两步,然后敲门。


“打扰了,有人在吗?”


这家酒吧就是前几天他去的那家,只是他不懂带他来这里的用意。


“你要一起来道歉才行,阿和。”


八神转过头看他,这时倒不那么无所谓了。


他们等了一会儿,才终于听到门内有了脚步声。开门的是一个小孩,五六岁,虎头虎脑,直愣愣地仰头看着八神。


“哟太郎。”八神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摸摸小孩的脑袋,被躲开了,“好久不见啊,太郎。稍微又长高了一点哦。”


叫太郎的孩子也不说话,皱着眉头嘟着嘴,看起来非常不讨喜。他刚想走上前去,太郎朝着八神的小腿踢了一脚之后转身跑开了。


“喂——!”


八神眼疾手快地抓住他,一边叨着,“痛痛痛……”


他气得不得了,连话都不想跟八神说。八神却扯着他往店里走。


没有开大灯,整个厅内显得暗淡得不得了,一点也无法和当时的灯红酒绿联系在一起。地面上留着刚打扫过的痕迹,某些部分的积水滩会泛光。玻璃杯也是,被挂在杯架上,看起来很洁净的样子。


“有人在吗?”


空旷的店内甚至有回声,八神倒是轻车熟路地到处看,他一个人站在吧台旁边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分外艰难。


“谁啊?”


过了一会,吧台左侧有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妇人走了出来,看起来那里连通着酒吧的内厅。


“八神先生?”


“啊店长?”


看起来总算是找到人了。八神站在他前面一点的位置,正和店长寒暄。太郎从店长身后探头探脑的,仍旧是初见时的表情。


“哎呀太郎,”店长将太郎从身后拉了出来,“快跟客人打招呼。”


太郎似乎因为被发现偷看这一点而有些脸红,眼睛看着地面,也不说话。


八神好心情地等着太郎开口,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好几分钟。


“太郎。”


店长的语气稍微严肃了些,太郎却突然跑开了。


“真是抱歉八神先生,让您见笑了。”


“没关系没关系。”


八神摆着手,脸上的表情真的如他所说那般。


“八神先生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八神看向他,示意他走上前去,“这个家伙……你还记得吗?”


简直就像监护人带着小孩去见班主任那样,他有些不乐意。


“这位是……”店长有些疑惑,想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有了眉目,“那天的客人?”


“真是不好意思,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前几天喝醉酒在这里小闹了一场,非常抱歉。”


八神率先低下了头去,他也不好继续站直腰板。


“对于在贵店造成的骚乱,我感到非常抱歉。”


店长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立刻说着没关系。“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更过分的客人也不是没有哦。还请两位不要太在意。”


八神和这家店的老板关系有这么好吗?因为摔了一个酒杯所以还特意带他来道歉?直到从酒吧离开的时候,他也没能够问出口。反正那家伙总是想起什么做什么的。


    “那个小孩……”但是毕竟他还是好奇,“你不生气吗?”


“你说太郎啊……”八神一贯的懒洋洋,“不讨厌哦。”


“那他肯定很讨厌你吧?”


“是吗?”


八神稍稍扬了扬头,似乎在揣摩他说的话。


都对你又踢又鬼脸了不是讨厌还能够是喜欢吗?他不由得在心里这么吐槽道。


“不过,店长说,其实太郎那家伙很喜欢我。”仿佛心情很好的样子,八神笑起来,“说是经常会念叨我,不过一旦问起他是不是在想我的话,会马上拒绝就是了。”


奇怪的小孩。


他看着前方逐渐涌过来的人潮。一旦周围的路灯亮起来,城市就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白天所有的疲劳都或许能够从此刻开始得到释放,同時也意味著,那些因為忙碌而被暫時壓制住的東西,正要開始倡狂。


小孩子的心理他不懂。大人的更是。他侧眼去看自己旁边这个人,不料被抓个正着。


八神的瞳孔,因为灯光的原因看起来特别水亮。在那之中占据着最大面积的,是看不清表情的他。


“人不都喜欢做各式各样的事情去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力吗?我是这样想的。”


“是、是吗?”


他有些心虚。一阵一阵毫无缘由地寒。


“你不这样觉得吗?”


某种程度上,他觉得自己被看透了,似乎今日这趟行程就是为了向他婉转地传达这个意味。但当看向八神的时候,他又没能够察觉到‘对于你的心情我已经完全懂了哦’这样的信号。


“阿和你怎么了?”见他久久没有反应,八神探过头来,“没关系吧?”


“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他在心里这样问自己。


 


 

评论

热度(59)

  1. bbbboy.「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2. Nacriss「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